<progress id="ddxzz"></progress>

<progress id="ddxzz"></progress>

<del id="ddxzz"><output id="ddxzz"></output></del>

      <noframes id="ddxzz"><i id="ddxzz"><output id="ddxzz"></output></i>

      <form id="ddxzz"></form>
      <del id="ddxzz"></del>

      中國商務新聞網> 國內資訊

      營商環境創新棋 試點城市如何“走”?

      來源:  時間:

        中國商務新聞網 進一步破除區域分割和地方保護,進一步方便市場準入和退出,提升投資和建設便利度,提升對外開放水平……近期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選擇北京、上海、重慶、杭州、廣州、深圳6個市場主體數量較多的城市,聚焦市場主體和群眾關切,對標國際先進水平,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

        在這6個試點城市開展營商環境創新有哪些意義?根據會議提出的一系列改革舉措,在試點過程中要注意哪些問題?試點城市在先行先試中還有哪些“新路子”可以走?帶著這些問題,本報記者特邀業內專家進行探討。

        專家圓桌

        劉向東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部長

        魏 浩 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

        國際經濟與貿易系主任

        張曉濤 中央財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院長、

        中國貿促會專家委員會委員

        (排名不分先后)

        1

        在6個城市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有哪些意義?

        魏 浩:中國一直高度重視優化營商環境,2019年國務院公布了《優化營商環境條例》,自2020年起施行;2020年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了中國營商環境評價領域的首部國家報告——《中國營商環境報告2020》;“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明確提出“構建一流營商環境”。目前,中國在改善營商環境方面取得顯著成效。世界銀行發布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20》顯示,中國營商環境在全球排第31位,且連續兩年成為全球前10大營商環境改善最大的經濟體。

        在此背景下,在6個城市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具有三重意義:首先,雖然中國的營商環境有了很大改善,但與國際高水平、高標準的營商環境相比,在一些領域仍存在一定差距。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是深入貫徹落實優化營商環境政策的具體舉措,充分體現了中國以更大力度、更有重點、更加精準改善營商環境的堅定決心。

        其次,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的城市具有多樣性。北京和上海是世界銀行評估中國營商環境的樣板城市,廣州、深圳是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杭州是共同富裕示范區,重慶是西部地區的代表,這將有利于形成更多與不同經濟發展水平城市相匹配的經驗,將為全國不同城市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提供與當地經濟發展水平相適宜的可行經驗,充分體現了中國因地制宜實施差異化改革的智慧。

        最后,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對各類市場主體是一針特效“安慰劑”,有利于穩定各類市場主體,激發他們的活力,提升他們的預期。這將為中國經濟穩定發展、高質量發展奠定牢固的環境基礎,充分體現了政府宏觀調控的前瞻性。

        張曉濤:好的營商環境就是生產力。進入新發展階段,制度競爭力成為支撐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因素,營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降低制度性成本,有助于培育中國國際競爭新優勢,既是中國進一步對外開放的重要舉措,也是實現高質量發展、實現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內在要求。

        近年來,中國在優化營商環境、深化“放管服”方面取得了長足進步,但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優化營商環境是一場深刻的體制改革和制度創新,是一項基礎性、系統性工程,任重而道遠。此次選擇6個市場主體數量較多、市場經濟發育比較充分的城市作為營商環境創新試驗田,所取得的經驗與模式將及時梳理總結和復制推廣到各地區、各部門,進而帶動全國范圍對標先進,持續優化營商環境。

        劉向東:當前在6個城市開展營商環境創新試點,正是在發揮各地在營商環境方面的能動性,在聚焦市場主體和人民群眾關切方面開展先行先試,通過對標對表國際先進經驗深入實施“放管服”改革,打造一流營商環境新高地。

        一是通過創新試點積極探索更加市場化的營商環境,為市場主體提供更加便利的準入退出機制,特別是進一步壓縮企業開辦、經營和退出的程序和時間,降低辦事成本,從而提高市場主體營商的便利度,并為構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大市場提供經驗借鑒。

        二是通過創新試點積極探索更加法治化的營商環境,為市場主體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提供更有效的立法執法依據。同時積極與國際法律法規對接,在涉外爭端解決中可形成與國際規則接軌的可認可、可接受的法律機制,特別是對市場主體破產案件受理能做到依法依規、公平透明合理,確保破產案例高效公平受理。

        三是通過創新試點積極探索更加國際化的營商環境,為市場主體和消費者開展跨境業務提供便利支撐,如加快海關通關便利化、商事登記便利化以及培育跨境電商新業態提供開放有序的規則基礎。

        四是通過創新試點積極探索更加完備成熟的監管制度。對涉及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和擾亂公平競爭市場秩序的行為,探索設立更具約束力的監督懲戒制度,特別是對存在不正當競爭和壟斷經營、強制服務等行為實施零容忍,提高監管效能,更好地保護市場主體和消費者權益。

        2

        6個試點城市承載著中國優化營商環境創新試點的使命,其在先行先試方面還可以蹚出哪些“新路子”?

        劉向東:優化營商環境沒有終點。試點城市要在優化營商環境方面做到久久為功,就需要不遺余力、與時俱進地深化“放管服”改革,釋放制度型開放的活力,在對標國際高標準規則方面積極探索。

        一是確保在市場準入、市場競爭和產權保護等領域對所有企業公平對待,減少基于國籍或所有制性質的歧視行為。二是深入推動事前公平競爭審查,制止政府對市場競爭的不良干擾,加大企業并購審查、壟斷協議、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執法力度,保障競爭政策的有效實施,加大行政壟斷的審查力度。三是加強消費者權益保護,強化競爭立法及執法對消費者權益的保障作用,探索建立集體訴訟制度;構建全覆蓋的征信體系,形成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四是建立公開透明的政府采購制度。除部分特殊產品和服務外,政府在采購產品或服務時,對包括外資企業在內的各類市場主體均一視同仁,積極吸引各類市場主體參與自貿區公共服務和公共設施建設與運營。五是制定貨物、人員、資金等更加便利化的進出和管理措施。促進人員進出就業自由便利,開展數據跨境傳輸安全管理試點,完善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建設促進制度。六是打造高效便捷的政務服務系統。創建覆蓋企業準入、準營、退出全生命周期的商事制度改革新機制新模式,探索試點商事登記確認制,深化“互聯網+政務”改革,推動政務及公共信息資源跨地區、跨部門、跨層級、跨業務專網互通共享,最大程度減少對守信合法企業生產經營的干擾,配套建立“一網通辦”的政務服務系統。

        魏 浩:世界銀行發布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20》可以為中國營商環境創新提供一定的參考。目前,中國營商環境在全球排第31位,各分項指標排名如下:開辦企業(第27位)、辦理建筑許可(第33位)、獲得電力(第12位)、登記財產(第28位)、獲得信貸(第80位)、保護中小投資者(第28位)、納稅(第105位)、跨境貿易(第56位)、執行合同(第5位)、辦理破產(第51位)。由此可見,中國在開辦企業、獲得電力、登記財產、保護中小投資者以及執行合同等5個指標的排名均優于綜合排名,但獲得信貸、納稅、跨境貿易以及辦理破產的排名在第50位以后。

        基于此,試點城市可以在以下方面先行先試:一是加強企業信用信息建設,為銀行評估信貸風險提供數據支持,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二是確?,F有減稅降費政策落地落實落細,進一步減輕企業稅收負擔;三是不斷提高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程度,助力中國推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四是健全市場主體退出機制,從根本上解決“僵尸企業”退出難問題。

        張曉濤:試點城市可以著力在四方面探索創新:一是深化簡政放權,繼續精簡行政許可,優化審批流程;二是全面落實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三是推行公正監管,建立健全有利于各類新產業、新業態、新技術、新模式創新發展的監管規則;四是提升公共服務效能,加大力度推動政務服務數據整合共享,加快實現惠企政策精準推送,幫助符合條件的企業應享盡享、應享快享,為企業群眾提供更加優質的政務服務。

        3

        會議提出一系列改革舉措,試點城市在推動落實這些舉措的過程中應注意哪些問題?

        劉向東:優化營商環境的創新試點重點強調要實施系列改革,意味著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地位,維護市場公平競爭,謹防出現歧視性待遇問題。為此,試點城市在推動改革舉措中應注意以下事項:一是在推進改革中注意法律法規的適應性,即要對照上位法,明確哪些能突破,哪些需要“立改廢”,特別是涉及跨區域特許經營問題。

        二要注意在反壟斷過程中不過度使用相關權利,盡快制定實施壟斷協議豁免制度、寬大制度及其實施細則,完善濫用知識產權的反壟斷規制制度以及對經營者壟斷行為的處罰制度等指南,進一步明確判罰及執行標準,健全產權執法司法保護制度,健全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深入推進公平競爭審查和反不正當競爭制度建設。包括及時出臺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指南、網絡交易監督管理辦法,完善反壟斷執法實施細則和反壟斷調查程序等。

        三是在維護公平競爭方面,既要清理取消企業在資質資格獲取、招投標、權益保護等方面的差別化待遇,也要在鐵路、電信等部分領域謹防出現限制市場準入和競爭行為現象,在公平競爭審查執法中真正落實非歧視待遇原則。

        張曉濤:試點城市在頂層謀劃設計中需要“超前一公里”,在政策落實時需要打通“最后一公里”,防止“上熱、中溫、下涼”。這就需要將“放管服”改革向縱深推進:關注企業各方面需求,注意挖掘“隱形問題”,讓優化營商環境不留“死角”,推動企業營商“小氣候”環境改善;關注企業真實獲得感,注重政策落地生效,政策制定與實施應該堅持“提高企業滿意度”原則,加強調研、論證和聽證,提高企業參與度;建立以“企業實際獲得感提升”為導向的評價體系,注意績效考核指標的合理設計與使用,防止唯績效考核指標導向,避免出現不能充分考慮企業的真實意愿和業務需要,導致其成為企業新的“緊箍咒”。

        魏 浩:宏觀層面,要加強地方政府之間的交流合作。一方面,試點城市之間應加強交流合作,相互學習借鑒優化營商環境工作中的先進做法,從而明確本地成功經驗在外地是否有效,為后期推廣到全國提供現實依據。另一方面,試點城市應加強與國內其他城市之間的交流合作,特別是在“取消對企業跨區域經營不合理限制、破除政府采購等領域對外地企業的隱形壁壘”等方面,需要地方政府通力合作,把政策落到實處。

        制度建設層面,需要制定一體化的政策。長期以來,造成區域分割和地方保護的堵點和痛點在于體制問題與行政區劃。行政區劃及其績效考核導致地方保護主義,這制約了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因此,在行政區劃及其績效考核不改變的情況下,建立地區之間的官方協調機制或是可行辦法。地區之間官方協調機制的關鍵是制定一體化政策,統一規劃、統一標準,以政策一體化促進地區經濟一體化發展。


      午夜自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progress id="ddxzz"></progress>

      <progress id="ddxzz"></progress>

      <del id="ddxzz"><output id="ddxzz"></output></del>

          <noframes id="ddxzz"><i id="ddxzz"><output id="ddxzz"></output></i>

          <form id="ddxzz"></form>
          <del id="ddxzz"></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