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ddxzz"></progress>

<progress id="ddxzz"></progress>

<del id="ddxzz"><output id="ddxzz"></output></del>

      <noframes id="ddxzz"><i id="ddxzz"><output id="ddxzz"></output></i>

      <form id="ddxzz"></form>
      <del id="ddxzz"></del>

      中國商務新聞網> 商報專訊

      8次親臨,周總理的關心山高水長

      來源:  時間:

        中國商務新聞網 有這樣一種重大抉擇,只有跨過歷史的長河、經過時光的驗證,我們才能于回望間感受到它的前瞻性與重要性;有這樣一個國家盛會,被委以重任、以“天生我才”之姿誕生,自此掀開了中國外貿蓬勃發展的壯麗詩篇——

        1957年4月25日,第一屆廣交會在廣州成功舉辦。歷史不會忘記,廣交會從孕育到誕生,從成長到壯大,離不開黨和國家領導人傾注的心血與關懷。無論是同意批準設立廣交會,還是為其擬定朗朗上口的名稱,抑或是于大處著眼明確其宏觀定位,于微處入手提供其發展所需,于風雨飄搖中力挽狂瀾,使其創下幾十年不曾中斷的奇跡……曾8次親臨廣交會指導工作的周恩來總理,對廣交會的關心可謂山高水長,給廣交會留下的寶貴財富至今仍在熠熠發光。

        “名”為其所擬

        新中國成立初期,部分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經濟封鎖和貨物禁運,百廢待興的中國急需架起一座與世界溝通的橋梁。

        為創取外匯,滿足國家大規模經濟建設急需進口多種物資的需要,1956年6月,外貿部駐廣州特派員向外貿部和廣東省人民委員會建議在廣州舉辦全國性出口商品展覽交流會。在與廣東省人民委員會充分商議后,8月15日,外貿部部長葉季壯向李先念副總理提出在廣州舉辦全國性出口商品展覽會的請示。

        這個請示受到了國務院的高度重視。經周恩來總理同意,國務院批準外貿部和廣東省人民委員會共同以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的名義在廣州舉辦中國出口商品展覽會。

        1957年4月25日,醞釀已久的第一屆廣交會在廣州拉開帷幕。這一天,周總理南下廣州親赴廣交會現場視察。他一個展館接著一個展館地仔細查看展出的商品,邊走邊親切地對大家說,廣交會不單要發展同外國的貿易,還要展覽我國工農業新產品,宣傳社會主義優越性,發展和增進我國同世界各國的友好關系。

        彼時,這場盛會的官方名稱是“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周總理在接見外貿部有關負責人時表示,這一名稱太長,外國友人很難記住,既然在廣州舉辦,干脆簡稱為“廣交會”。于是,廣交會這一稱呼便在業內流行開來。伴隨著交易會的影響越來越大,廣交會的稱呼也愈加深入人心,其縮短的不只是名字,更是中國與世界的距離。

        “情”為其所系

        周總理對廣交會的關懷不止于此。據統計,新中國成立后,周總理赴粵20余次,親臨廣交會就有8次,其間對廣交會作過的指示批示不勝枚舉,大至外交、外貿、外經“三位一體”的宏觀定位,小至出口商品調價甚至協調賓館床位,可謂事無巨細、親力親為。在廣交會創辦初期的艱苦歲月里,正是因為周總理幾度親臨、力挽狂瀾,才成就了廣交會65年從未間斷的傳奇。

        周總理對廣交會的關懷與厚望不僅體現在廣交會自身的發展壯大上,也體現在期望各省區市能夠借助廣交會促進當地經濟發展上。

        1970年4月23日-27日,周總理抵穗出席印度支那三國四方首腦會議。會議結束,告別與會領導人后已是凌晨,百忙之中周總理仍堅持視察了廣交會。在近4個小時的時間里,周總理一邊看展覽,一邊不斷向講解員和隨行人員提問。

        在茶葉土產館,交易團負責人說:“目前產的紅茶較多,銷路不好;綠茶少,但供不應求?!敝芸偫韱?,能否把紅茶改成綠茶,交易團負責人答不出來。周總理說:“做外貿工作的應該了解生產情況?!?/span>

        周總理問大會主任、廣東省省長陳郁:“你們廣東是生產茶葉的,這里畝產多少斤?”陳郁說:“不知道?!敝芸偫硇α?,說:“你這個交易會的會長,可不要光顧外匯,不管生產啦!”周總理指示:“使用、生產和科研要結合。你們不要光顧出口,還要顧國內,外貿要推動國內生產,要提高生產、擴大生產?!?/span>

        “信”為其所牽

        經商之道,在于誠信。作為新中國的一張“名片”,廣交會的信譽備受周總理珍視。

        1958年年底,外貿工作受到“大躍進”浮夸風的影響,再加上當時中國出口商品以農副產品為主,由于天氣、加工技術和運輸能力等原因,有的合同不能按時、按質交貨。周總理反復告誡各級干部一定要“重合同,守信用”——“凡是對外已簽合同,寧可自己不吃或者少吃,不用或者少用,也要履行合同”“訂了合同不守信用的惡果將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譽受到損失”“要訂一條原則:要么不簽合同,簽了合同必須守信用”……

        謹記周總理的諄諄告誡,1959年4月15日第五屆廣交會開幕,各交易團在出口成交中,簽訂的成交合同占98.28%,協議僅占1.72%。不僅如此,合同中的貨源大部分為庫存現貨和已銜接好的近期貨,從而保證了合同履行的可靠性。除此之外,當屆廣交會舉行期間還對上一屆的合同進行了全面清理,通過雙方同意,采取撤銷、更換、賠款等方式,共處理了1803件未履行完畢的合同,涉及金額1961萬美元,占應處理件數的83.3%。而尚未履行完畢的合同,多數是因為采購商當屆沒有到會。廣交會這一做法受到了采購商的廣泛好評。

        遵照周總理的指示,1959年6月外貿部正式發文,決定建立廣交會經常性的合同審核制度,授權中國出口商品陳列館負責對廣交會上所有簽訂的合同進行全面檢查,每月填報一次合同執行情況,直至合同全部執行完畢。

        1960年,中國遭受了嚴重的自然災害,在這樣的艱難時刻,廣交會依然遵照周總理“重質先于重量”“提高品質規格,挽回信譽”的相關指示,堅持對出口商品(樣品)的品質規格作了詳細檢查。1960年4月第七屆廣交會首次設立了品質規格研究小組,對某些重點出口商品的品質規格包裝條款進行研究,并提出解決辦法。這一屆廣交會還專門舉辦了小型出口商品質量展覽會,列舉中國出口商品在種類、規格、包裝及工作方面存在的突出事例,以實物及具體例子教育干部,對有問題或品質不穩定的商品,要及時和有關供貨或生產部門聯系解決,并注意選擇合適的運輸、堅固美觀的包裝,以保證按照合同規定交貨。

        山河為證,歲月為名。廣交會能夠取得今天的輝煌成就與周總理的關懷是分不開的,他給廣交會留下的極其寶貴的財富,廣交會人永遠銘記在心。


      午夜自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progress id="ddxzz"></progress>

      <progress id="ddxzz"></progress>

      <del id="ddxzz"><output id="ddxzz"></output></del>

          <noframes id="ddxzz"><i id="ddxzz"><output id="ddxzz"></output></i>

          <form id="ddxzz"></form>
          <del id="ddxzz"></del>